小草app1

言瑾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两件事,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被人冤枉,第二件事就是自己被人威胁。

金蚕观的沈悦如果客气一点还好,偏偏他上来一言不合就选择了威胁言瑾,这就坏事了。

沈悦刚威胁完言瑾,她就冷笑了起来,不再跟对方言语,直接招呼着钢管就扫了过去。

沈悦心中大呼不好,想逃却发现对方的速度极快,他根本无力脱身。那钢管只在半息间就来到自己的腿上,他甚至连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一下,就立刻感觉一阵剧痛,接着听到了自己腿骨断裂的声音。

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沈悦抱着大腿躺倒在地,一边翻滚着一边嚷道:“金蚕观绝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言瑾本来还准备打得他失去站立能力就算了,一听这话,火又来了,抄着家伙又轮了沈悦几下,打的他痛的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按理说修真者的筋骨非**凡胎,并没有那么轻易骨折骨裂,可言瑾的淬体的次数远远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概念。

因为淬体需要极大的灵力支持,相当于一次境界上的突破了,而越淬体到后期,需要的灵力则越多,甚至会超过一次渡劫所需的灵力。

所以大多数的修真者,只是每个境界淬体一次,只要身体满足每个境界的需要,不会导致经脉不足,或者寿元不增加的情况,大多数人只会把淬体维持在水平线上。

可言瑾却是个淬体狂人,每一次渡劫吸收的天雷之力,她会先选择淬体,直到淬体cd没法冷却,才会把接下来的天雷之力拿来攒修为。

她如今在系统的算法里是灵骨境六层,可按着这个世界的算法,她的肉身早就超过了灵骨境。

金蚕观那两个金丹期的弟子都被言瑾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虽说占了呐喊的便宜,可实际上若是真的一对一,言瑾也丝毫不会吃亏。

清甜美女午后休憩

又何况这个只有辟谷期的沈悦,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,只能躺在地上哀嚎。

只是令沈悦没想到的是,他本以为这女人是来救这些魔族的,可没想到这女人只是揍了自己一顿,却并不动手救人。

他百思不得其解,一边哀嚎着一边当着言瑾的面,掏出弟子令牌求救。

言瑾想也不想,一管子敲下来,沈悦的弟子令就被砸到了地上,虽没有被砸碎,可也受到了极大的外力,导致一角开裂了一条缝。

沈悦见状,竟勾起一丝冷笑,忍着疼痛大声叫道:“你完了!”

言瑾懒洋洋的弯腰下去,揪住了他的领子,也不顾沈悦如何大喊大叫的挣扎,拖着沈悦就往回走。

沈悦心里一慌,心道这女人怎么不按常理来?

他现在都有点弄不准,这女人到底是来干嘛的了。若是敌,为何她不救人。若是友,为何不由分说把自己打成这样。

言瑾拖着沈悦就走,丝毫不理会地上拖出的痕迹,拖了一段路,她肩上的妲己突然直起了身子,在她耳边轻轻咬了一下。

言瑾停下了脚步,低头对妲己轻声道:“我指个方向,哪里最危险,你就咬我耳朵一下。”

接着言瑾举起钢管来,在那四通八达的矿洞里随即指了一个,妲己丝毫未动。接着她又指了好几个矿道,直到妲己突然咬了她耳垂一下,她这才拖着沈悦继续前行。

她这一举动,沈悦靠的这么近,自然是看在眼里的。可当他看到言瑾拖着自己走的方向,他顿时吓得一身冷汗,连连大叫:“快停下,不要再往那边走了!”

言瑾丝毫不理会他,一路拖着他向前。

“言道友,求你停下,前方……前方是魔族入口!”

言瑾依旧充耳未闻,拖着沈悦前行,直到沈悦由喊叫变成了哀求,由哀求变成了哭诉,她这才停下脚步,拿钢管敲了敲地面。“你好吵。”

沈悦见她停了下来,自己也冷静了一点,想起自己方才失了魂竟哭了起来,一时有些又羞又恼。

“你这人怎这般不听劝告,再往前走便是魔族的入口,你若再往前,发生什么我可不负责!”

言瑾勾起嘴角一笑:“你要负责呀,为什么不负责呀,这么多魔族的少女被抓,魔族现在肯定恨天下修士入骨了。既然这事是你们金蚕观干的,当然也要由你们金蚕观来负责。”

沈悦一怔:“道友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言瑾嘿嘿一笑,很是渗人:“意思就是,为了避免魔族迁怒天下修士,避免魔族再次入侵赤云大陆,你就牺牲一下。我把你丢在魔族入口,等魔族的人发现你,把你抓回去,拿你泄愤。”

“言道友,你不能这样!”沈悦浑身冷汗直冒:“同为修士,你怎能残害同胞!”

言瑾丢下他,一摊手:“没办法,你们金蚕观目中无人惯了,从未把天下修士当同胞在先,也就别怪我们不顾你们的安危了。”

沈悦气急大叫:“这真是血口喷人,我们金蚕观每年都带各宗门探寻秘境,甚至还捐赠了不少丹药物资给不少小宗门,怎么就目中无人了?”

言瑾嗤了一声:“方才我问你为何魔族会在这里,你不但不答,还以宗门之力威胁于我,是或不是?”

沈悦一噎,自知理亏,忙柔声下来,连连道歉:“我那也是为道友着想,不想你牵连进来。”

言瑾不理会他的道歉,接着又道:“这么怕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勾当,想来要么就是要利用魔族之力壮大你们自己,要么就是想勾结魔族,毁掉赤云大陆。除了这两个理由,我想不出你为什么要威胁我,赶我走了。”

沈悦都快哭了,这女人怎么不听人解释的?

“不是的道友,真的不是,我只是不想连累道友。”

言瑾摸着下巴恍若未闻,接着分析:“勾结魔族,应该没有那么大胆子,毕竟你们还要攻回春洲,若是真的勾结魔族,莫说赤云大陆容不得你们,便是其他三大陆也会以你们为敌。”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