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免费下载

节目录到一半,迎来了国庆。

盛晚之前和张思琪等人拍的电影《夜》,也登上了全国各大影院。

电影里,盛晚饰演的从小被生父虐待的女孩江离,在真心关爱她的养父母的抚养下,一步步脱离童年的阴影,同时还协助张思琪饰演的女主破获大型人口贩卖案。

这是一个坚强向上的角色。

电影结束,所有人物在屏幕上暗下去,黑色屏幕上,只有一排用烫金体写的字。

每个人,都可以撕裂夜的黑暗,走向光明!

电影结束的背景音乐激荡人心,坐在影院的人也都被主角的经历所感动哭泣。

而在电影播出的第二天,网上就出现了很多影评。

旺仔不要奶: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点评一下这部电影吧,首先演技来说,有影后张思琪等一众老戏骨加持,又是名导,各个方面都没得说,让人惊喜的是盛晚演的江离,这个角色比影后演的女主角周薇给我的印象更加深刻,尤其是在有人问她为什么不恨带给她童年阴影的生父时,她说的那句;吃过很多苦的人,只要有一点甜,也会心存感激。

人生如戏:这部电影选材很好,每个人物特征也鲜明,不过我觉得唯一遗憾的,是江离的结局,现实生活中,像江离这样遭遇的女孩子,能够遇到那样优秀的养父母的概率是多大呢?大多数是一生都毁了吧?

苦咖啡:看完之后久久不能平静,联想到前段时间被网暴的盛晚本人,其实她的人生经历就是江离和周薇的结合吧?童年原生家庭不幸,被收养后觉得可以依赖信任的养父却是个连环杀手,在自己心理遭受巨大创伤后,还要被网暴污蔑,所幸她走出来了,否则我们看到的是不是会是更大的不幸?值得反思。

亲爱的爱情:有一说一,盛晚的演技确实比不过一众老戏骨,但胜在真情实感能打动人,她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就是再把童年吃过的苦尝了一遍吧。

清新唯美气质美女粉色梦幻写真

Oddi:偏个题,盛晚可比江离惨多了,没有电影里那么好的养父母不说,生父也不是个好东西,从监狱里出来后,还威胁盛晚,不给他五千万就去曝光她有个坐过牢的亲爹,说她被亲爹猥亵过,真的怜爱美女了。

一时之间,#心疼盛晚# 就这样被硬生生刷上了热搜。

而也因此,原本并不喜欢看这类题材电影的网友,也抱着好奇盛晚到底有多惨的经历,去影院看了电影,回来又看了影评和一些路人粉丝的科普,当即也起了怜爱之心。

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了,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,怕给人致郁了!

这时候盛晚的粉丝后援会,发表了一篇长文。

除去前面作为粉丝,对盛晚个人的认识,就是对于盛晚被全网网暴这段时间的看法。

“……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,但作为一个粉丝,不得不站出来为这个傻姑娘说一些话。我们粉丝从来不奢求所有人都能像我们一样看到她的优秀和善良,但至少希望大家在享受网络信息带来的便捷的同时,也记住一句话,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。”

“在没有看到任何真相和证据之前,希望们就算不为她说话,也能够保持沉默等真相出来,就算她是万众瞩目的明星,但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23岁女孩,们不会因为一时的沉默失去些什么,但冲动和污蔑,却可能让一个努力生活的人失去希望。”

“作为粉丝,很惭愧没能在最辛苦的时候保护,也庆幸,我们深爱的女孩比我们想象的勇敢坚强,将伤痕化作酒窝,未来乘风破浪,亲爱的女孩,我们会一直在。”

这篇长文,盛晚是在之后录制综艺的时候,节目组的人拿给她看才看到的。

镜头前,盛晚低着头,很认真的把节目组打印出来的长文看完,之后妥帖的放在旁边的茶几上,沉默了很久。

出乎很多人意料的,她没有哭,而是站起身,冲着镜头鞠了一个躬。

俏丽的脸上含笑,“谢谢所有支持爱我的人,未来我会变的更加强大,不需要们来保护我,由我来保护们。”

弹幕:

“呜——太好哭了!这是什么神仙小姐姐,长得美还宠粉!”

“美强惨说的就是盛晚了吧,路转粉了!”

“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,希望经过这次事件,大家都能做到吧,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盛晚一样挺过去的,之前跟风嘴过盛晚几句,我道歉,对不起。”

而在盛晚的精神状态以及口碑都开始好转之后,趁着电影的热度,高青也开始给盛晚物色一些好的影视剧剧本让盛晚挑。

于是在生活综艺录制的最后一期,今阳从司法鉴定中心下班回来,就看到盛晚已经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,并贴心的上前接过他的外套和包。

“回来了?辛苦了,晚饭已经做好了,洗好手就可以吃了。”

今阳进门闻到饭菜香的时候眼睛就亮了,这会儿看盛晚这么殷勤,却还是察觉到不对劲。

“有什么好事吗?”

盛晚笑意顿了一下,然后冲今阳眨了眨眼,“先去洗手,咱们边吃边说。”

今阳却盯着她站着没动,视线从盛晚有些僵硬的脸上下移,落到她肚子上。

语出惊人,“我要当爸爸了?”

他会这么想,完全是因为今天部门连着三个女同事找他批假,理由都是怀孕。

虽然他因为不想有小孩,每次都有做好安保措施,但偶尔意乱情迷,难保有意外。

想到这,今阳脸色有些凝重。

而此时弹幕已经被满屏的“!!!”和“卧槽”占满。

盛晚也是被今阳的脑洞惊得满脸通红,“没有,想什么呢?!”

今阳闻言眼睛一亮,看着她,“真的?”

盛晚点头。

今阳松了口气,小声嘀咕了句什么。

盛晚没听清,“说什么?”

今阳抬眼看着她,俊脸认真,“如果是男孩就放在纸箱里送走,如果是女孩就在纸箱里垫层报纸送走。”

盛晚:“???”

今阳脸上露出微笑,一脸庆幸,“幸好不用。”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