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上市了

皇冶大师亲自倒茶,嘴唇发紫的他坐在一旁笑问道“大人远道而来找我,势必是有事吧?”

他心里很清楚,安龙煞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二人的关系有点复杂,细算起来,安龙煞也是他的师父。

皇冶在东南亚一代学习巫术时,曾经拜在过安龙煞的门下,只不过二人并未以师徒相称,毕竟皇冶的师父东玄法师还健在,他不可能背弃师门的,所以二人都是以辈分来自居。

皇冶学习过多种巫术,安龙煞只能算是他其中一个师父,但安龙煞法力高强,并且教会了他很多东西,也使得皇冶有了一个飞跃性的突破。

但至于安龙煞为何会第一时间找到他,皇冶心里很清楚,当初学艺时,安龙煞就在他体内种了虫蛊,正是这虫蛊的原因,才能让对方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安龙煞喝了一口茶水,不答反问道“皇冶,你受伤了啊?看来还伤的不轻,怎么回事啊?”

皇冶大师叹口气“不瞒大人,晚辈是被一人所伤,此人武功极高,我实在是不敌啊。”

“哦?以老夫对你的了解,你已经算得上是半步真人了,试问华国又有几人是你的对手?”安龙煞瞄他一眼,阴阳怪气道。

“是一位华国最顶尖的武道宗师,此人名叫洪九鼎,年仅二十几岁就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技不如人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皇冶倒是不矫情,打不过就是打不过,没什么可丢脸的。

“洪九鼎?”

安龙煞一惊“你居然也是被那洪九鼎所伤?”

带红帽子的清纯养眼少女

“大人为何如此惊叹?难道…”

皇冶似乎看出点问题,只见安龙煞咬牙切齿道“老夫来找你,就是关于这件事情…”

皇冶从安龙煞的口中才得知,不但神洞天的安龙贤被杀,就连武道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甚至连万仙门都投靠了洪九鼎。

虽然安龙煞没提起毒虫谷的情况,但他已经能想到了,谷主欧阳行肯定是归顺了,至于那散修之王杨凤兰,八成是拜入洪九鼎的门下了。

“没想到这洪九鼎如此厉害,居然仅凭一人之力就能颠倒乾坤,真是不得了的人物啊。”

皇冶大师一声感慨,法武两界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呢?连风雷霆都甘拜下风臣服于他,恐怕就连自己师父东玄法师都奈何不了他啊。

“哼!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战胜的。”

安龙煞阴险道“皇冶,老夫要重出江湖,血洗华国,我希望你能帮我。”

“我?”

皇冶自嘲一笑“您看我现在的样子,连自保都是问题,又如何帮您呢?恕在下真的爱莫能助啊。”

他可不想趟浑水,再者自己还有伤在身,这要是还去征战,那不是等于找死一样吗。

“呵呵…”

安龙煞得意一笑“皇冶,如果老夫能治好你的伤,并且让你法力大增的话,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?”

“这…”

皇冶顿时动心了,以他目前的情况来看,要是靠自身修行的话,没有个十年八年是甭想痊愈了。

“你伤势不一般,就算东玄法师出手,没有个一年半载你也无法痊愈。”

安龙贤冷冷一笑“但若老夫出手的话,一个月内…你不但可以伤势痊愈,法力还会翻一倍。”

“你考虑一下,是想报仇雪恨呢?还是想后半生就这么苟延残喘,老夫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皇冶大师沉思片刻后,突然眼睛放光道“好,既然大人看得起在下,那皇冶就随大人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……

委内瑞拉,魔鬼集训营!

连续三天的生死大战,又淘汰了一批超级战士,目前留下来的只有十个人,分别代表着六个国家。

美国、英国、俄国、法国、以色列以及华国,剩下其他国家的战士部出局,而华国则是亚洲地区的唯一代表国家了。

下午一点正,十人排成一列站在训练场,后面还有最后两天集训,谁能登顶就看这最后一搏了。

布鲁斯教官站在众人面前喝道“今天你们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上午,你们十个人将分成三组,来展开一场生死对决,一共是三个科目,哪一组率先完成任务,哪一组晋级,最后一组则被淘汰出局。”

“报告教官,我们一共就十个人,该如何进行小组分配?”

一名美国女战士举手问道,她也是美国目前唯一的代表了。

布鲁斯神秘一笑“是选择强强联合,还是选择强弱搭配,为了公平起见,这个由你们自己决定,我不参与!”

扔下这句话,布鲁斯转身就离开了,今天的任务也就算是结束了,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了。

但难题却留给了剩下的十个人,大家相互看看,谁也没主动开

口,现在的局面有点尴尬了。

排除法国和美国之外,其他四个国家都是一男一女,分成三组的话,要么三三四,要么四四二,这是最理想化的组合了。

众人刚要解散的时候,乔纳森呼吁道“大家先别走,就剩下我们十个人了,既然布鲁斯让分成三组,那我们就来商议一下吧。”

“也免得到时候有争议,不过我先把话挑明,我和维卡是不可能分开的,至于其他人…你们随意。”

“我和艾娃也一样!”

以色列的内塔也表明态度,随后英国战士也一样,表示本国成员是不可能分开的。

“这样吧,现在只有美国和法国是单兵作战,就让他们自己来选择吧,如何?”

洪欣提出建议,其他人也都表示赞同。

可没想到的是,这二位居然同时要跟随华国的战队,原因就不用说了,自然是因为有洪峰在,谁不想找个大靠山啊。

英国则主动靠拢以色列,以色列也同意了,俄国成员不变,最后还是形成了四四二的对战局面。

……

第二天的上午,三架直升机分别载着三组成员飞上天空,同时又向不同方位飞行。

布鲁斯正巧跟洪峰他们乘坐同一架直升机,大概飞行了十五分钟左右,等达到指定上空后,他开始发降落伞了。

这次的任务听起来很简单,就是高空跳伞降落,然后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到集训营就算完成任务,最后一组到达者将被淘汰出局。

但前提是,必须员抵达才算是胜利,有一人中途掉队或者出现事故,都算是小组失败,这才是关键!

而且这一路有多少危险,是谁都无法预知的,三支队伍不允许佩戴枪支和匕首,程空手徒步,如果狭路相逢,必然勇者胜出。

“规则你们都懂了,祝你们好运!”

布鲁斯打开机门,一阵急风吹的人东倒西歪。

“祝我们合作愉快!”

美国女战士一声高呼,率先跳下了飞机。

洪欣和法国战士也紧随其后,可等轮到洪峰的时候,布鲁斯一把将他给拉住了。

“喂,年轻人,你忘记拿降落伞了!”

“我不需要降落伞。”

布鲁斯怒道“你开什么玩笑,这里是上万米的高空,你不用降落伞会把你摔成肉饼的。”

洪峰微微一笑“谢谢你的好意,再见!”

“喂…”

布鲁斯一惊,眼睁睁的看着洪峰空手跳下了飞机,只见他大头朝下,成直线往下坠落。

“真是个疯子!”

布鲁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就连直升机驾驶员都惊呆了“这就是个亡命徒啊!”

……

Post Navigation